top of page

安息與休息《天倫樂》第 104 期作者:葛琳卡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




休息是透過靜止,使身體從疲勞中恢復過來。這是人類身體的構造。人不能無止 境的活動,需要休息。安息的意念源自於聖經,神創造天地六天工作,第七天歇 了一切的工,安息了。安息的涵意比休息更廣,不只是身體的休息,更包括身心 靈的歇息。


終止工作

安息字眼的原意是分別與神的時間,把工作的時間與非工作的時間分隔。猶太人 的社會所注重的是休息與遊戲,也是讀經、唱歌、跳舞和慶祝的時間,反省過往 六天所完成的。就如完成了一幅美麗的圖畫,放下畫筆,細心欣賞作品,然後再 開始新的創作,如果我們不能停止,仍然不斷的畫,只會把原本美麗的作品醜化 了!工作本身是祝福,也是咒詛;同樣遊戲也可以是祝福,也可以是咒詛!這在 於如何善用它。它也是可以成為律例或偶像,把美好的轉成為愁苦的束縛!


現代的工作文化

隨著亞當夏娃在伊甸園的墮落,大地因而受了咒詛。他們和他們的後裔必終身勞 苦,才能從地裡得喫的,地必給他們長出荊棘和蒺藜來,他們必汗流滿面才得糊 口,直到他們歸了土(創 3:17-19)。工作因此成為人類生存的目標。為了保障將 來,沉溺於工作,過量的工作都成為現代社會的趨勢,安息的概念漸漸被遺忘, 也不合流!


安息是神的一份禮物

安息是神的誡命,而是神對人類的邀請,也是化解工作的咒詛,成為一種新的文 化,所注重不只是我們工作的能力,也注重我們的休息和遊戲;使生活不只是付 出,也是享受。工作不再是生命的唯一目標,人不再是為工作而工作;生命不再 是去完成每一項列出的任務,而是欣賞我們所未能完成的,成為送給神的禮物。 安息連結了我們與神的關係,也連結了工作與生命的關係。人不再成為工作的奴 僕,當人做了該做的,給予一個空間去邀請神做人所不能的,共同欣賞享受得到 的成果。工作也成為一種樂趣,一個人與神凡共同參與的渠道!


不再是時間的主人

安息的真理確認我們不再是生命的主人,時間也不盡在我們控制之下。我們的時 間實在是神的時間,我們只是被邀住在其中。安息也就是活在神的時間、旨意、 應許中,在面對人生無盡的要求和工作時,從而找到生命的重心,不再被外在的 環境控制,無論面對逆境或順境,都能享受神所造的美麗的世界,也能欣賞工作 或生活中片刻的樂趣!


優質的生活

安息的生命是集中的,能夠在煩擾眾多的世務中騰出空間給予神,從中去訂立自 己的方向,放下很多緊急的事務,然後集中在重要的事項上,不再去滿足所有的 要求,而是不斷的甄選,放下不屬於我們的。


我們曾經也被生活中繁忙的雜務困擾,發覺有太多想做的事,卻無法全部應付, 於是家中也開始排列著一堆一堆等待去完成的東西,不知不覺地,空間被這些想 做而未能做的事蠶食,生活越來越有壓迫感,帶著永遠追不上的感覺,與時間競 賽!安息讓我們學習去抓緊重心定位集中力量,讓其他不重要的輕輕溜走,不再 強迫自己去做那不能做的。就如把生命劃上一個外在的邊框,把重要的與不重要 的分隔,保護內在生命的質素,保持正確的比例,不再成為外界俘虜。


生命的休止符,逗號

安息不只是遵守安息日,放下六日繁忙的工作,星期天休息敬拜神。安息是一種 生活的型態,每天繁忙的工作,加上一些流動的空間。有如一篇美妙的樂章中的 休止符,或一篇文章中,在未完整表達一個思想中的逗號,供給一個喘息的機 會,也預備一個空間去接收下一個信息或音符。試想若沒有這個空間,整個信息 和音樂,只變成密集的噪音,無法吸收,也無法分辨重要與次要的。我們曾經要 求提高自己的工作效率,認為無謂的遊蕩和工作是在浪費時間。因此,就想減少 無謂的遊蕩,為此而耿耿於懷,這反而影響效率,最後,當我明白遊蕩也是工作 的一部份,是給予一個空間去連接下一個思想。漸漸的,這個工作模式不只沒有 減低效率,反而增加創意,並且使工作更有樂趣。


放下「應該」和「一定」

安息的生活型態是互動和建立有彈性的空間去讓神參與,我們的想法和時間表未 必是最好的,並且當我們看事情為「一定」、「應該」的時候,會使自己增加無 比的壓力,影響了工作的效果和效率,並且限制了創意的空間、生命的拓展。生 活往往是漸進式的,沒有甚麼是「一定」最好,總會有更新更好的構思。留一個 空間,讓我們去探索神的心意,也使創意可以發揮得淋漓盡緻。減少壓力,生活 可以充滿著驚喜!

2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