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惠敏女士
輔導員
專業輔導碩士
基督教輔導文憑
工商管理學士
財務策劃專業文憑

 

 

何惠敏女士畢業於美國 Olivet Nazarene University 之專業輔導碩士,熱衷於基督教理念及情緒導向之專業輔導,對個人成長、人際技巧、培育孩子等具濃厚興趣。過往曾任職於教會兒童及青少年事工,熟識不同階段之兒童及青少年成長。另外,何女士亦曾任職銀行界多年,其商業及人事管理經驗幫助她了解不同背景人士之需要。現於本中心以葛琳卡博士為督導,任職心理輔導員,亦是拉法基金義工。

 

Denise Ho
(2016.5)

 

從2013年起,我開始參與作拉法基金會小組組長的侍奉。剛開始的時候,參與的主因是為要滿足專業輔導碩士的實習時數,其次才是因為拉法的異象和性質。這麼說是因為起初對它並不認識, 雖然它是一所提供基督教輔導的機構, 但已信主十多年的我,卻不曾聽聞過,更談不上對它有任何認識。現在回看,能讓我接觸拉法的原因,除了是上主的帶領外,應該沒有更恰當的解釋了。

 

雖然信主日久,但我不是事事以上帝作解釋的人,相反我認為很多事情的發生,是因為人作出選擇之後所帶來的後果(總不能事事算到上帝頭上吧!)。我之所以說接觸拉法是上主的帶領,是因為經過了在拉法的日子後,我發現它確是神為我預備的地方,祂要我在拉法經歷祂的醫治和更新,不單是與他人的連系,也是我與自己的連系,更是我與神的連系,然後再服侍其他相信上帝能醫治他們的人。

 

要成為組長,我們要先經歷被醫治

 

一路以來,也認為自己是個對信仰認真,而且與主關係不錯的信徒。教會所教導的:禱告、讀經、返崇拜、參與事奉、傳褔音,我也做齊。甚至,我放下工作,走出自己的安全區,接受神給我的召命,作個基督徒輔導員。生命要不斷被神更新,這我也知道。當然偶然也會犯罪,一些老我可能還未完全脫去(人人都是這樣吧!),這樣的信仰生命已經「不錯」啦。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接受拉法的組長訓練。葛博士對我們說:「要成為組長,要先經歷被醫治。」同意同意,輔導嘛,不就是醫治人的心嗎?但自覺「不錯」的我,不禁心裡疑問,自己真的有很大被醫治的需要嗎?

 

從「一般門疹」進到「深切治療」

 

因著學業上的要求,並對信仰的認真,被上主醫治對我來說並不陌生,無論是透過祈禱、讀經、唱詩歌、禱伴的代求、見不同的輔導和督導,也有經歷被醫治的經驗。現在回看,我會形容那些是一般門疹的治療,原來過往我只容許主輕輕的觸碰,而我也以為這樣已經足夠了,原來是自己限制了神在我身上施行醫治的大能!

 

在拉法當組長,需要進行漫長的督導過程,一般每次5,6個小時是等閒事。時間那麼長,是很吃力的,尤其是督導和組長們都有自己的正職,放工後繼續「OT」最少5,6個鐘,如果每個課程需要開6次小組,便會有6次這樣的督導進行。那麼長的時間,一來是要讓組長們和督導清楚知道組員的情況,商討如何使組員得著最大的幫助;二來更重要的是,組長需要經歷被醫治。原來我們心裡面有著一度又一度的牆,它是用來阻擋別人看見真正的自己;有些是用來阻擋自己的,叫自己不要清楚看到自己的醜惡或不能接受的事物;也用來阻擋神,讓我們以為自己看不見,神也看不見。要攀越那些牆(心理防衛),看看牆後隱藏著什麼,絕不容易。那些我們有意識或無意識間築起的牆,是我們自救的方法,目的是要保護自己,所以人們不會輕易讓自己觸及牆背後的東西,可是同時卻又被自己所築起的牆困住了,阻隔了與人與神的連系。要攀牆需要勇氣和決心,更需要感覺安全和可靠,要慢慢來(所以需時那麼長)。當意識到牆後的「危險物品」(例如恐懼的事、不潔的心思意念、被傷害的回憶、過往的罪等等),承認它確實的存在我們心裡,然後選擇把它們交給神,祂會潔淨我們的污穢,以愛來充滿,牆失去它的功效,自然不復存在,我們也得著釋放。拉法的輔導技巧,幫助我更容易察覺自己那許多的牆,和牆後隱藏的東西,以至我能更真實地看到自己的內心。原來一直以來,我都與人建立一段安全距離,對神亦然,而這是我不自覺的,原因是我討厭自己有自私、惡毒、無能……的一面,害怕神和人對我的不接納,所以極力隱藏,要求自己要對信仰認真,要做個「好人」。但另一方面,對自己的不接納,使我無形中與神與人都保持一段距離。感恩的是當我看見了真實的自己,而又願意承認時,我所經歷的,是主對我的接納,同時發生的,就是我對自己的接納。不用再披著要對信仰認真,要做好人的外殼,來遮住內裡軟弱無力和污穢的內心,是真正自由的生命。當我體會到連自己都不接納自己,而主竟然會接納我的時候,我是切切實實的被祂的愛所打動,改變是從自己努力求進步,變為倚靠神拿走心裡的苦毒,被祂潔淨,而過程是一點一滴的。老實說,過程是辛苦的,要把那些連我自己都欺偏自己,當它不存在,看不見的傷害、羞恥和污穢,在人前神前坦露出來,相當掙扎。但有再多的辛苦,換來的是更多的感恩!因為神所賜的新生命,是我用「努力去做好自己」所不能換回來的!當然這過程仍然在進行中(因為軟弱缺欠實在太多)。這是讓神進到內心深處,漫長的醫治。

 

如Gerry Kwan在《信仰百川 — 人性可以有多黑暗》中說:自創世記三章開始,人性已被罪嚴重地扭曲了,人不單止被死亡轄制,人生更充滿了各種暴力、各種性犯罪。我們對這些視而不見,可能是因為已被各式各樣的律法主義影響,以為生活中沒有犯下大錯、大罪就覺得已經活得合乎主意?…更甚者以為自己是基督徒,自然比天下人還要更道德?…在信仰角度,義人一個也沒有,特別當我們認真檢視內在生命的黑暗,我們只是慣了隱藏、不容許罪性曝光。至少信徒在神面前要坦白認清罪惡,才能保持謙卑、消除自義。

 

越勞苦越見喜樂

 

因著看見上主籍拉法的事工讓我生命得著醫治和更新,也看見組員們得著同樣的幫助,所以,每次帶組後,又會忘記了之前的勞苦,繼續盼望著下一次的帶組經歷,怎樣得見神的作為。

 

我感謝神一路的帶領,讓我遇到拉法,生命得著深層的醫治與更新,回應神給我的使命,是前所未有的得著與豐盛的生命。我也感謝葛博士的督導,她是忠心回應神召命的僕人,她帶領著拉法的團隊,也是付出最多去服侍組長和組員的僕人領袖。我亦感謝組長們的同行,見證和支持著我一路下來的生命成長,使我感到有同行,不孤單。我更感恩拉法的組員,他們對信仰的認真,面對自己缺欠的勇氣,驅使他們來到接受幫助,也使我有機會回應上主要我做的。

 

願諒我無法具體地一一細數那些被醫治的經歷,因為實在太多太多(原來我傷痕纍纍!)。盼望我的見證能讓有需要的人得到鼓勵,阿門!

版權保留_2020 © 拉法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