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d Truong 張有發

記得在2015年拉法基金被邀請到我的教會辦一個講座,有關情緒的課題。 當葛博士講到情緒記憶這個話題,她的理倫 對我嚟講係一個好新鮮的概念,例如她用了 (Inside out)電影去幫助理解人的情緒埋藏在我們的記憶裏面 ,是不斷影響我們每日生活中大小事情不加思索做出決定。 我發現一個好新鮮的題目研究, 我真希望能夠去更加多去了解這個理論 是否真係能夠幫助到 在我生命裏面一路所要面對些問題,因這些問題一直困擾我和我家人。

 

我第一次參加這個課程時候,我就上了 醫治偏 ,當中有位心理資深的組長帶領我們,在一個週末小組(密集式數十小時的習訓) ,當中組長 好有技巧地將我同太太帶進入好深層的對話,這些對話能幫助到我能夠正確地 表達出我內心對太太的感受或期望, 事後 我都感覺到我從未有過以上這麼到位,同我身邊所愛的人 有這樣的溝通 。 以往我們的對話 只是看到方表面的 而作出好多 負面的批評 ,沒有 感受到對方心裏面的難過, 多年來 我都被這些溝通模式好困擾, 似乎總是 無論怎樣努力也不能 有改善的 進展 ,經過這一次的小組訓練,是我第一次 我從未試過 這樣的深刻的引導 ,所以我繼續我同太太 去上第一課 (自覺篇 ),更加認識清楚自己身體上 的需要。之後我們又上了(我是誰?) 的第三課第四課,我的身份 一兩個月兩個小組練習都讓我們八個同學可以從我們的成長背景 慢慢幫我們透過圖畫, 探討出我們過去成長是怎樣形成我們今日的思想, 好多過去事情我都不在意,以為已經成為過去都冇乜點睇, 就算我在家裏 有時同孩子們談論到,也只不過都想 讓我的兒女認識父母過去,或 知多一點, 但沒有想到當組長 返我的過去記憶, 慢慢去思想下,發現 好多個過去 ,在外人看那只不過是很平凡的事, 然而這些都成為我的影響。例如當我想到 童年時, 被父親體罰那種情景, 或者在學校 被老師體罰 原來都好多羞恥感 ,再加上當時沒有 長輩在旁輔導 自己,將好多受傷 的感受埋藏在記憶中, 然而這些記憶深深影響緊 而今我同家人,我個孩子及個配偶 ,例如昔日 我怪我父親不體諒我當時的好玩,父親 點解唔向我解釋佢點解要罰我,沒有問我的感受如何。 當然我明白佢上一輩佢哋未必明有咁嘅技巧能體諒佢個孩子, 但對我這個受過創傷的童年 其實已經深藏心底裏面。 當我教導我的孩子們 我又好難 去理解他們的感受, 我只係懂得把他們所做錯的而 責備他們,但從來冇問過他們的感受如何。 現在當我再細心想起來 發現 我一向不願意我父親對我這樣不體諒的態度, 如今我自己也是這樣的去對待我的孩子 。我明白到 假若我將好多以前所受過的影響冇好好處理,係好嚴重的影響緊我日後我點樣同我家人相處。現今我面對 家人時 我會多點站在他們的處境看看, 又或者我懂得多點去問候他們的感受, 當然 我唔會等他們自己講畀我聽, 我也主動分享 我的感受如何, 這樣的溝通使到我們的關係大大親密了。

版權保留_2019 © 拉法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