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y Leung 多倫多學員

三年前葛琳卡博士第一次在多倫多頌主播道會介紹情緒四重奏的課程,當時覺得這課程與我無關,但梁幼忠牧師極力推薦,特別那些在敎會有領導事奉岡位的弟兄姊妹,半推半就下便報讀了情緒四重奏課程之自覺篇。完成這課程後,有多方面嘅得益。

第一,就是接納自己。如果連自己都不接納,便比較困難去接納其他人。其中一個接納就是: 我是一個做各樣事都很慢的人。 整個成長過程,家人都批評我,說我做每樣事情都很慢。因為害怕被批評,所以辦每樣事都很急速,不斷催逼自己做得快些。雖然我做得好快,但都總覺得自己做得很慢。當我在課程的小組中, 宣告我是一個做事很慢的人,大家都得好驚訝!"你都話慢! 你已經比好多人快喇!"。原來我從小到大都被人催逼,因而要不斷令自己做得快些,但我個心還是覺得自己好慢...好慢...,好有壓迫感,很掙扎,花了很多精力。雖然好努力,但都是不夠快。在課程的小組中,終於接納別人的批評說我好慢,原來我是最怕自己慢。接納了我是一個好慢的人之後,我整個人就輕鬆了,再沒有這種壓迫感,去催促自己快些。 現在做每樣事都感覺是快些,因為不用消耗精神去催逼自己要做得快些,不再害怕被批評,從容地處理。工作量(事業,敎會的事奉,家庭,社區服務)沒有減少,反而增添了一項,就是成為拉法在多倫多的聯絡人。

 

第二樣,就是學會自覺(Focusing)的技巧。身體其實給我們很多訊號,若有不對勁的地方,便用各種方法警告我們去注意,如頭痛、頸痛、膊痛、腰酸、背痛等等。不要忽視這些訊號。好何處理呢?是用同理(Empathy)的技巧和身體對話。真的可以解决嗎?

 

最近一次,在十二月尾在澳洲凱恩斯(Cairns)旅行時乘坐懷舊火車,這是全澳洲風景最美的火車線,但車箱沒有冷氣再加上天氣又濕又熱,有四十多度,令到我個頭好痛,又沒有止痛藥在旁,很難受。但我實在頭痛得好很利害,沒有心情去欣賞風景。感謝主令我想起,不如同身體做下自覺吧!就在火車入山窿時我便對個頭講:「頭啊,頭。好多謝你話比我聽你好痛,我好明白,你好辛苦,天氣又濕又熱,你好難受。但係呢條路線係全澳洲風景最靚,我真係唔想錯過啊!  捱多一陣啦,入到森林就好些啦。多謝你明白。」講完之後,出了山窿,感謝主,不再有頭痛了。 這就是同理個身體,身體被明白之後,自然就會回復正常。

 

第三樣,就是學會怎樣聆聽。上星期日,崇拜完畢後,有位姊妹約我一起吃午飯講心事。因她前年在加拿大國慶日的黄昏突然發生了一件事,令到這天成為她最懼怕的一天。剛巧上星期日又是國慶日,她整個早上都活在恐懼中,害怕同類事件又會再發生。我以前會這樣說 "唔會嘅,唔好諗咁多嘢啦'',這樣說其實對方完全沒有感覺到被安慰,反而覺得沒有被聽到和接納。上了課程後,我學會了聆聽,靜靜地去聽,認同她的感受,引導她接納這驚恐和宣告她是一個很憂慮的人,令到身邊啲人都很有壓力及想逃避她。宣告後,她舒了一口氣,整個人都輕鬆很多,因為她接納自己是一個非常憂慮的人,因而坦誠地面對憂慮,不再用好多方法去掩飾憂慮。祈禱後,兩人都能輕輕鬆鬆地歸家。

 

其實一個人的情緒非常影響到與自己的關係,與人的關係,和與神的關係。                   二零一八年九月九日

版權保留_2019 © 拉法基金會